印度“风能之子”的全球战略“三部曲”
 
 
发布时间: 2009/1/4 15:30:00
 
     
    在印度西部绵延2000平方公里的原丘陵地带中,零星分布着800多架白色风力涡轮机,这里便是亚洲最大的风力发电机制造商苏司兰能源公司(Suzlon Energy)风车所在地——杜利亚(Dhule)。在这,80米高的涡轮机与地里耕作的农民形成鲜明的对比,展现了一幅古老与现代文明交汇的画面。800多个风轮机总发电量达100万千瓦。
一位农民在印度马哈拉施特拉(Maharashtra)邦西北部城市杜利亚的田里耕作,身后便耸立着高大的风力涡轮机。摄影:Amit Bhargava/Corbis


  据英国《卫报》报道,起初,苏司兰能源公司奠基人图尔西·坦提(Tulsi Tanti)在印度创立全球性绿色能源企业时,一些批评家认为,这对于饱受停电困扰的印度而言,简直是无稽之谈。然而,在短短10多年间,坦提已带领苏司兰能源公司成为世界第五大风力涡轮机制造商。2007年,公司营业额增长了29%,达18亿美元(1美元约6.83元人民币)。公司订单中90%来自印度以外市场,比如美国、南美洲地区和中国等。

  尽管如此,世界金融危机让苏司兰能源公司在享受全球清洁能源需求猛增所带来的好处的同时,也遭遇了三大困难:信贷紧缩导致公司股价暴跌;公司销售给美国客户的涡轮机转叶出现裂痕,致使客户对其技术产生怀疑;对德国近海风力涡轮机基座生产商16亿美元的收购也暂时搁置。困难重重,但是坦提还是从“危”中看到了“机”。他认为,当今各国政府都对全球变暖问题表示担忧,大力发展绿色环保电能,因此,风力发电商很难满足各国对风电的巨大需求。

  坦提说:“我们产品成品是电,电价始终保持在固定水平。然而,全球电能需求正以每年5%的速度增加;风能发电既能阻止气候变暖,又能保障能源安全。风电产业将是唯一继续向上发展的产业。”

  第一部曲:可再生能源前景

  坦提的逻辑基于供给与需求。他表示,到2020年,美国、欧洲、中国和印度总能源供给中,将有20%来自可再生能源。问题的关键在于使风电与煤等含碳燃料相比,更具成本竞争力。目前,印度65%的电能来源于煤电,而煤电成本比风电至少低25%。

  坦提说道:“现在风电占总能源供给的比例仅为1%。到2020年,风电可增至7%。这个比例是可能达到的最高值,因为风电行业发展需要寻找相关资源、材料和开展项目。随着风能供电量的提升,(风电)价格会下跌……(政府)将计算使用含碳燃料对环境污染造成的花销,到时候就该收碳排放税了。”

  第二部曲:市场空隙

  20世纪90年代,西方各国风电厂商对印度市场毫无兴趣。正是如此,坦提发现了这一巨大市场空隙。他毅然丢开当时经营的纺织业生意,创办苏司兰公司,开始为印度厂商安装风力涡轮机,并提供相关服务。通过说服印度政府改革绿色能源的税收政策,上世纪90年代,他的公司开始蒸蒸日上,现已占据印度国内市场。苏司兰的成功上演了一部发展中国家精明企业家,如何带领印度廉价但素质良好的劳动力打败海外竞争对手的故事。

  坦提立足全球搜索人才,并不断创新,尤其注重购买欧洲重要风电技术。2000年,他在德国建立一家研究中心,并收购了一家荷兰破产公司为其设计涡轮机转叶。2005年大量外资流入印度,苏司兰上市募得3亿3千8百万美元,由此走上通过收购同行企业壮大规模而发展的道路。

  第三部曲:关键收购

  2006年,苏司兰以5660万美元价格收购汉森传输有限公司(Hansen Transmissions),一家比利时风力发电机齿轮箱制造商。这是一次关键性收购,坦提将汉森28%的股权出售给伦敦证券交易所,随即获得高出收购价5倍的估价。

  同年,坦提将其全球战略目标瞄向中国。2006年,苏司兰与投资银行巴林雅卡银行(Arcapita Bank of Bahrain)合作收购了中国宏腾能源公司(Honiton Energy)。坦提计划投入20亿美元,在内蒙古地区建立亚洲最大的风电厂,发电量达165万千瓦。

  坦提说:“中国也有发展风电的决心。中国政府已经表示要使风电达到1亿千瓦。中国风电市场潜力可达2.5亿千瓦。这就是为什么苏司兰要在中国发展风电。我们现在也是一家中国本土化的风电企业。”(张颖)

2009年01月04日11:32 来源:人民网-环保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