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者:假若发生核战争,碳足迹会是多少?
 
 
发布时间: 2009/1/6 14:35:00
 
     
    英国《卫报》专栏作者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文章——你可能认为,对附近城市发动核攻击是正当的,但有的科学家却表示,核战争不利于气候。《能源和环境科学》杂志(Energy & Environmental Science)新近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一次很有限的核交换,即使仅使用全面核战争所有武器的千分之一,也会导致6.9亿吨的二氧化碳排入大气中,高出比英国的年度全年排放总和还高。

  上述核冲突同样会产生3.13亿吨烟尘,如同大规模的火山爆发一样,烟尘将阻挡大量阳光到达地球,在中短期内,产生显著的地区冷却效应。但不过,最终,二氧化碳将占据上风,导致全球气温额外升高几度。

  文章的作者马克雅各布(Mark Z Jacobson)是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土木和环境工程教授,他通过合并计统计算城市设施的燃烧速度和碳含量,雅各布计算出了核冲突所产生的碳排放量。

  雅各布他表示:““各种材料的碳含量如下:塑料,38-92%;轮胎和其他橡胶,59--91%;合成纤维,63-86%;木质生物,41-45%;木炭,71%;沥青,80%;钢铁,0.05-2%。我们估计,城市可燃物质的碳含量大约是40-60%。””

  但是为什么这位斯坦福大学的工程师会不厌其烦地做这些计算?要知道,核交换也将夺去1700万人民的生命,谁还会去考虑核冲突对全球变暖的影响?

  雅各布的目的是比较各种电力来源的总体人力和环境成本,这些电力来源范围较广,包括太阳能、风能、核能、生物燃料等。雅各布的报告认为,核电的副作用之一就,是增加了核战的风险:““因为只有发展民用核能项目的国家才能生产核武器材料,随着世界范围内核能设施的散布扩散,国家之间有限的核交换或恐怖分子引爆核装置的风险都增大了。””

  英国塞拉菲尔德(Sellafield.)储存的核废料。雅各布警告,核战风险增加是发展核电副作用之一。

  雅各布表示;““随着核能设施的发展和由此产生的核武器扩散,当核战发生时,由于建筑物和基础设施焚烧,对可能的立即死亡人数和二氧化碳排放量进行估计,这是一项有益用的工作。当然,核爆炸发生的时候,应该考虑死亡人数,而不是二氧化碳排放量;不过,当比较电力来源时,政策制定者必须权衡未来死亡人数和二氧化碳排放的所有潜在未来风险。””

  英国《卫报》专栏文章评论这种该尝试和量化似乎有点略显荒谬。,雅各布的计算结果如下::

  ““如果未来30年里发生上述核交换的话,由于核能在全世界的扩展,核扩散产生的净二氧化碳排放量将是每千瓦时1.1-4.1克。此处,这里假定的能源产量是核大国2005年的产量乘以考虑的年数。””

  换句话说,如果核大国进行了一次核交换,量级等于50个15千吨级核设施运转,时间超过30年,那相当于这些核能生产的每千瓦时电力要增加4.1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虽然前期这些数字只是假定完全是任意设定的的,但英国皇家化学学会准备在其期刊上刊登这篇文章。

  暂时撇开这些疑问不谈,我们注意到,即使忽略碳足迹的战争成分,核能看起来也也很不理想糟糕。更为严重的是核能的机会成本:在每个核电站数十年的规划和建设过程中,丧失了减排机会。再者,雅各布没有说明如何计算这些数字,因此很难知道它们是否有效。

  不过,无论以何种方式计算,核能都不像第一代或第二代生物燃料那么糟糕。雅各布指出,““考虑到气候、空气污染、土地利用、野生动物资源破坏和化学废物等,核能的整体排名最低””,与化石燃料相比,核能可能会““恶化气候和加剧空气污染””。核能的碳捕获和存储状况也比较差劲。相比之下,综合考虑碳排放、,土地需求、热污染等评价标准,风能、太阳能和海洋能评分较高。

  作为以众多不同方法比较电力来源的第一份研究,雅各布的这份报告很有趣,也很受欢迎。不幸的是,这份报告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不仅因为它没有对各种电力来源进行经济学分析;同时,核战争对气候变化影响的量化研究也不太成熟,使得整个研究似乎缺乏说服力。(薛亮)

2009年01月06日09:40 来源:人民网-环保频道